您的位置:農博首頁>財經頻道>國內財經>正文

大豆壓榨行業:黃金時代與存量博弈,當下與未來

http://www.aweb.com.cn 2020年09月10日 09:43 農博網

  引 言

  在過去的數十年間,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人口結構的變化以及消費習慣的改變,國內大豆壓榨產業發生了顯著的變化,呈現出一些行業獨有的特點,這主要體現在:

  1、豆粕成為大豆壓榨的主要驅動;

  2、養殖技術提升及蛋白消費放緩令豆粕消費產生天花板,進一步對大豆壓榨需求形成制約;

  3、尚未經歷過大規模供給側改革的壓榨行業,可能很快達到瓶頸期,逐漸迎來存量的博弈;

  4、存量博弈背景下,對榨利的精細化管理成為主流,對企業的要求越來越高。

  面對即將到來的存量博弈,龍頭企業已經做了前瞻的布局,并著重塑造其核心實力。通過行業調研我們發現,充裕的資金、對高維信息的收集和處理能力、對自有品牌的建立和維護(構建產品溢價能力)較為關鍵。此外,高素質的團隊、優秀的銷售渠道及良好的客戶服務能力,也是未來壓榨企業需要比拼的硬核實力。

  參考優秀壓榨集團的經驗,發現不同壓榨集團發展思路不盡相同。綜合實力較強的大型壓榨集團可以通過一體化及多元化發展戰略,增加其在空間、產業鏈及產品上的布局,通過橫向一體化增加競爭優勢,通過縱向一體化增厚利潤,并通過產品多元化進入更多相關市場。而對于實力稍薄弱的中小型壓榨集團或企業,集中有限資源專注自有品牌的打造,比無的放矢、四處出擊更能有效利用資源,是另一種行之有效的發展方向。先識別自己所處的位置,并挖掘自身優勢,才能無懼即將到來的存量博弈。

  大豆壓榨產業位于國內壓榨產業鏈的上游,向下承接著大量的豆油、豆粕貿易商,并進一步向終端需求延伸,作用十分關鍵。經過多年的發展及數輪的行業洗牌,隨著2004年以“ABCD”為代表的國際糧商的大舉介入,國內大豆壓榨產業進入外資、國企、民營三足鼎立的格局,大豆壓榨產業逐漸規模化、國際化,形成了比較完整的大豆產業鏈。在過去的數十年間,隨著中國經濟的發展、人口結構的變化以及消費習慣的改變,國內大豆壓榨產業也發生了顯著的變化,呈現出一些行業獨有的特點。

  No.1大豆壓榨產業的特點

  (一)油粕蹺蹺板的不平等是先天的

  在過去國內食用油供應不足的日子里,大豆壓榨的主產品為豆油,豆粕為副產品。但隨著經濟的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收入增長對油脂邊際消費提振減少,疊加棕櫚油、菜油等食用油進口的放開,豆油的消費增速放緩。而在收入水平上升到一定層次后,居民的飲食結構偏好也發生了變化,肉、蛋、奶的需求快速增長,背后則是對養殖行業對飼料蛋白的旺盛需求。在豆粕需求逐漸成為大豆壓榨主驅動的背景下,豆粕需求的變化對大豆壓榨影響舉足輕重,豆粕需求增長的拐點何時到來,也成為整個壓榨行業十分關心的問題。

  (二)豆粕需求的天花板或已近在咫尺

  在過去的數十年間,養殖行業的擴張及對豆粕的旺盛需求不斷推動壓榨產能擴張,壓榨行業發展迎來黃金時期。然而,養殖技術的提升令養殖效率得到不斷優化,料肉比出現趨勢性改善,同等產出對豆粕等飼料原料的需求也出現了下滑。此外,在國內蛋白消費增長到一定水平之后,增速開始出現放緩,與養殖技術提升共同制約豆粕需求增長。在豆粕消費天花板的制約下,壓榨產能的不斷擴張將令壓榨行業遲早落入存量博弈之中。

  養殖技術的提升令料肉比不斷改善,對以豆粕為主的飼料原料需求也相應減少。根據美國農業部ERS的一項研究,國內生豬養殖料肉比從2000年的3.3震蕩回落至2015年的3.1附近。而對近期上市養殖企業的統計及主流養殖企業的調研則顯示,目前生豬養殖行業平均料肉比在2.8左右,大三元商品豬料肉比在2.4-2.6,而領先的養殖集團已經可以達到2.4這樣的水平。行業數據同時顯示,肉雞的料肉比從2015年的1.7-1.9的水平降至當前的1.5-1.6,水產養殖的餌料系數也從3.0-3.5降至1.5-2.0。

  從料肉比變化趨勢來看,隨著在生豬、肉禽及水產領域養殖技術的不斷提升,料肉比的進一步下移將成為一種趨勢,但這對長期的豆粕需求來說并不是一件好事,因這通常意味著同等動物蛋白產出下對豆粕需求的減少。對比養殖技術更為成熟的美國,近20年來飼用豆粕需求整體呈現停滯不前,未來國內豆粕需求或也將逐步邁入平臺期,對大豆壓榨的促進作用相應減弱。

  除了料肉比隨養殖技術提升引致的單位產出豆粕需求下滑,國內動物蛋白消費增速放緩,也成為限制豆粕需求增長的另一重要約束。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統計數據,2017年國內人均每日動物蛋白消費達到40.44克,雖然遠不及美國的73.87克,但考慮到歐美與亞洲飲食習慣的差異,對比同屬東亞飲食習慣更接近但經濟更發達的日韓,中國與他們之間的差距并沒有那么顯著。

  若國內人均每日動物蛋白消費量增至日韓水平的50克,不考慮養殖技術優化對單位豆粕需求的影響,粗略估計飼用豆粕需求極限水平將較2017年增長25%。2017年,國內飼用豆粕用量在6900萬噸,增長25%后,飼用豆粕極限水平升至8625萬噸/年左右,對應大豆壓榨約1.09億噸。若再考慮養殖技術提升對豆粕需求的不利影響,國內大豆壓榨達到1億噸/年的水平,基本可以滿足國內居民在發達經濟水平下對動物蛋白的需求。

  然而,在非洲豬瘟疫情爆發前的2017/18年,國內年大豆壓榨量已經達到了9000萬噸的高位。非洲豬瘟令生豬存欄大幅下滑,2018/19年度國內大豆壓榨短暫降至8500萬噸,又在2019/20回升至9000萬噸上方。USDA預計2020/21年國內大豆壓榨將增至9800萬噸的水平,若能實現,預計后期大豆壓榨量將很快迎來1億噸/年的瓶頸。

  (三)行業的存量博弈即將來臨

  根據天下糧倉統計,2018年全國各油廠大豆總壓榨產能已經達到1.67億噸,遠高于大豆壓榨需求,且仍有新建產能計劃在陸續投產。取2007年以來的南北美大豆現貨榨利最高值,很容易發現,國內大豆壓榨行業自2008年及2014年的洗牌后,已經很久沒再經歷過大規模、長時間的虧損了。除了部分單邊投機造成重大虧損而出局的,行業整體不僅未經歷明顯的供給側改革,反而還憑借近幾年的較好盈利出現了進一步的擴張。然而,在豆粕消費天花板的限制下,壓榨利潤的黃金時代的謝幕在所難免,預計未來幾年國內大豆壓榨將很快迎來瓶頸期,壓榨行業將逐步進入存量的博弈,競爭將再度變得白熱化。

  可能正是考慮到這一點,近幾年部分籌備中的新建壓榨產量計劃被推遲甚至取消,如滄州黃驊匯福、北海中海的壓榨項目仍處于未動工狀態,岳陽中儲糧的項目甚至剛簽約不久就被取消。但相比于產能較過剩、競爭更白熱化的沿海地區,壓榨產能往東北及西南這些產不足需的地區擴張的壓力要小得多,同時期開建的大連中紡、盤錦匯福、盤錦中儲糧及瀘州中海、自貢北部灣的壓榨項目早已投產,而西南地區的重慶益海、重慶一德也分別有120萬噸及200萬噸/年的壓榨項目正在籌備。

  我們預計,在國內豆粕需求及大豆壓榨即將面臨天花板的情況下,壓榨行業的存量博弈將逐漸展開,尤以產能分布較多的沿海地區最為激烈。此外,相比于實力雄厚的外資及國企壓榨廠,民營壓榨廠的生存壓力將明顯大很多,這點從待籌備項目的所屬集團即可看出——益海的待建產能項目遙遙領先,而其他民企的壓榨項目則或多或少地陷入一定困境。

  (四)對榨利的精細化管理成為主流

  在將有限土地用以保障口糧的總思路下,國內基本放棄了油料的自給自足,而是將農產品產量增長的重心放在稻谷、小麥、玉米等糧食作物上,大豆產量增長緩慢。而在2001年加入WTO后,作為入世條件,我國承諾到2006年實現大豆貿易自由化,國內大豆市場大門隨即被徹底打開。當然,隨之而來的則是原料豐富后蓬勃發展的進口大豆壓榨產業。目前,進口大豆占壓榨的比例接近100%,整個壓榨產業呈現很高的對外依存度。

  然而,在近幾年多變的國際環境下,中美關系的轉向使得大豆成為大國博弈的籌碼,壓榨企業的經營經常會受到來自國際政治方面突發事件的擾動,大豆、豆粕及豆油價格的大幅波動使得大豆壓榨利潤呈現暴漲暴跌,給企業經營帶來較大的困難。在這種情況下,積極利用期貨及其衍生品工具以控制價格風險,并對大豆壓榨利潤進行精細化管理,成為在未來壓榨行業存量博弈中決勝的關鍵。

  No.2壓榨企業的核心實力在哪兒?

  那么,頭部壓榨企業的核心實力在哪兒呢?不同的人對此可能會有不同的看法,比如資金、人才、管理、渠道等……但通過行業調研我們發現,從根源上來看,最為關鍵的還是在于以下幾點:

  (一)充裕的資金,提高容錯能力

  充裕的資金,能讓企業有更多的發揮空間。先不提充裕的資金可以增加壓榨集團在全國的橫向布局,上中下游產業鏈的縱向布局,僅僅是在最基本的壓榨業務上,資金也能帶給企業更多保障,提高企業的容錯能力。

  在常規的大豆采購、壓榨、銷售流程中,內外盤均需要嚴格套保,然后通過基差來鎖定利潤,這對資金的需求非常大。由于從南北美通過船運到岸時間通常達一個多月,再加上清關、卸港、運輸到廠,一般需花費兩個月左右的時間。為了保障大豆供應能緊跟壓榨,壓榨一條,在途一條,預購一條是基本要求,而這視工廠壓榨產能的大小,還可能需要更多。就按基本的3條船每條6萬噸豆子來測算,光是采購大豆這一項就需要5-6億人民幣,再加上五千萬左右的套保資金,資金需求十分大,大豆壓榨產業也可以說就是資金密集型產業。

  對于壓榨企業來說,資金實力的強弱與企業對行情錯判的容忍度通常也是密切相關的。充裕的資金能提高企業在決策上的容錯能力,在持倉出現大幅虧損后,仍能通過不斷補倉以攤低成本并展期,等待價格回歸的時候。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此次某頭部壓榨企業在豆油上的操作,上演了完美的絕地反擊。年初油脂在疫情的打壓下大跌一千余點,傳言該頭部壓榨企業豆油多單虧損嚴重,但他們在充裕資金的支持下,通過不斷采購低位遠期合同并低位補倉攤低持倉成本,終于等來豆油期現貨價格的大漲,扭虧為盈。

  (二)高維信息的收集和處理能力

  除了充裕的資金,擁有對高維信息的收集和處理能力也很關鍵。在這個信息爆炸的時代,油脂油料相關的公開信息隨手可得,但非公開信息卻仍是一種十分稀缺的資源,因為這需要企業深入行業中建立自己的數據網絡,而很多中小型壓榨企業并不具備這種能力。

  通過龐大的客戶群體,建立消費數據網絡,企業可以獲得對中下游庫存和中短期的消費變動的高頻且準確的預估;通過國內外港口信息網絡,企業可以獲取準確的未來到港數據,并利用基差銷售增厚收益,最后完成風險轉嫁……通過對這些高維數據、信息的收集和處理,壓榨企業在此指導下進行的生產、銷售及套保工作,將會變得更有效率,企業對行情的判斷及處理能力也會變得更加準確。

  (三)對自有品牌的塑造

  壓榨產業鏈上游面臨著豆粕需求的天花板,存量博弈只是時間的問題,獨守壓榨這片紅海,最終可能仍免不了被大型壓榨集團吞并收購的命運。但縱觀產業鏈上中下游,中下游產業整體分布仍較分散,占據了上游優勢的壓榨廠若有余力,可向中下游縱向拓展開辟新賽道,此時對自有品牌的塑造就較為重要。

  與絕大多數消費品行業類似,品牌要獲得消費者的普遍認可是一個長期且高投入的過程。目前,市場上食用油品類翻多,同質化嚴重,市場上已有品牌已經在消費者中積累了較高的認知度和美譽度,消費者也在一定程度上建立了對已有品牌的認同感,新進入者需大量投入成本和時間以宣傳新品牌,實現產品差異化,才有望樹立新的品牌形象。行業在小包裝油上市場份額高度集中,品牌代表著溢價能力,也逐步成為企業的護城河。

  一些大型集團已經意識到這一點,伸向需求終端的觸角也越來越長。例如益海嘉里,早早布局包括金龍魚、 歐麗薇蘭、胡姬花、鯉魚等在內的小包裝食用油,占據小包裝市場份額高達近40%,建立了較深的品牌護城河。從2019年益海嘉里的收入結構來看,來自食用油板塊的占比也高達48%,明顯高于飼料原料及油脂科技板塊。通過對自有品牌的塑造,企業不僅能更好地消化壓榨產品,進一步拓展銷售渠道及網絡,更能通過直達終端的方式減少中間環節的利潤損失,賺取壓榨產業鏈上中下游的全額利潤,避免企業對壓榨業務的過多依賴。

  (四)人才、渠道及服務能力

  除了以上幾點,壓榨企業在競爭中也比較重要的核心實力還包括人才、渠道及服務能力。

  首先,人才是一切企業運營的根基,是最基礎的保障。如果缺乏人才,資金再充裕,渠道再寬廣也提不出優秀的發展戰略方案,企業的發展更無從談起。此外,壓榨行業涉及農產品國內、國外采購,產品生產加工運營,供應鏈管理,倉儲物流配送,營銷管理等方面,對人員素質的要求較高。為此,我們看到頭部壓榨企業的人員配備大多具有較好的素質。以益海嘉里為例,截至2019年底,其30歲以下的員工占比達36.59%,31-40歲的占比則高達45.41%,團隊整體較為年輕化。從員工學歷情況來看,大專及以上人員占比近70%,而這還是在生產人員及銷售人員占比分別達33.36%及37.66%的情況下實現的。

  其次,良好的渠道能增強企業產品的溢價能力,通過自有品牌的建立及新產品的研發,可以將渠道資源作進一步的變現。中國消費品市場發展潛力大, 而渠道控制力是贏得中國消費品市場的關鍵因素之一,只有通過建立完善的渠道網絡來獲得更多接觸消費者的機會,企業才有可能占據更多的市場份額。建設一個覆蓋面廣、市場滲透能力強的渠道需要長期的經營、大量的資金以及先進的管理能力,這也是體現企業硬實力的重要標志。

  最后,對客戶的服務能力也很重要。在壓榨行業這個競爭逐漸激烈的市場中,想留出客戶已經不是單純靠好產品就能實現的了。除了同質化競爭嚴重之外,對客戶服務能力的高低也將通過直接或間接的方式影響客戶在這個高波動率市場的生存能力,而壓榨企業的可持續發展離不開生存能力強的大客戶的支持。

  No.3頭部壓榨集團的未來布局?

  優秀壓榨集團通常具備較強的核心實力,其在產業發展方面的視野也往往走在行業的前列。因此,了解他們都在做些什么,并向他們學習相關的經驗與教訓,十分有必要。從目前的產業格局來看,頭部壓榨企業大多貫徹從原料到最終產品的全產業鏈理念,并在其中有較好實踐,產業布局及品牌運營均較為完善。

  (一)大型集團的一體化及多元化戰略

  對于大型壓榨集團來說,其在資金、人才、管理等方面均具備較好條件,因而集團業務的發展戰略及目標也會更為宏大。除了主營的油籽壓榨業務外,他們多在橫向一體化、縱向一體化及產品多元化上有涉足,部分領頭的集團企業也由此獲得了迅速的發展,在競爭中取得了較好優勢。

  通過橫向一體化,大型壓榨集團不斷擴充其在國內外的產業布局,以占領更多市場并形成規模經濟,增加行業競爭力;而通過縱向一體化,上游壓榨企業進一步向下游終端需求市場延伸,既能加強對產品生產、銷售的全程把控,又能獲取更為豐厚的全產業鏈利潤;最后再通過產品多元化,壓榨集團不斷豐富其產品線,既能開拓其他領域的市場,又能減少集團對單一產品的過多依賴,可以有效分散產品面臨的競爭壓力。

  橫向一體化、縱向一體化及多元化戰略實施得較好的壓榨集團,益海嘉里是典型代表。在橫向一體化方面,益海嘉里不斷增加在全國的產業布局,積極在沿海及內陸地區擴建壓榨產能,近幾年投產或在建的壓榨項目包括新疆昌吉益海、重慶新津益海、潮州益海、茂名益海、溫州樂清益海、湖南長沙益海等。截至2019年12月31日,益海嘉里在中國26個省、自治區、直轄市擁有65個在建及已投產生產基地70多個,擁有生產型實體企業100多家,覆蓋超過100萬個銷售終端。

  縱向一體化方面,益海嘉里深入產業鏈下游積極布局消費品,與此同時,消費產品的多元化也在大力推進中。截至目前,益海嘉里已經建立了覆蓋高端、中端、大眾的綜合品牌矩陣,在各細分市場均保持領先的市場地位,并通過品牌共享模式打造了多個核心綜合品牌。通過不斷的嫁接新產品、新品類,公司核心品牌“金龍魚”已經從單一食用油品牌發展成為綜合廚房食品品牌,產品類型覆蓋食用油、大米、面粉、面條、調味品等。

  在一體化及多元化戰略的布局上取得的良好效果,助推益海嘉里成為國內壓榨領域首屈一指的領導型集團。無論是在壓榨領域還是終端消費品領域,益海嘉里所占的市場份額均遙遙領先,通過大量的產業布局及品牌的建立,在激烈的競爭中建立優勢并擁有了一定的護城河。

  (二)中小型集團專注打造自有品牌

  然而,并非所有的壓榨集團均具有益海嘉里這樣的實力,背靠新加坡豐益國際這樣的糧油巨頭,可以在橫向、縱向一體化及產品多元化上的布局上不費吹灰之力。對于更多的中小型壓榨集團,特別是民營壓榨集團來說,他們在資金、人才、股東實力等方面并沒有那么優越的條件,集團無論是在空間還是產業鏈下游,抑或是產品方面,擴張能力均相對有限。在這種情況下,高效地運用有限資源,專注對自有品牌的打造,就十分必要。

  中包裝領域利潤率薄,中糧、益海背靠全國領先的壓榨產能,在中包裝領域具有先天的競爭優勢。小包裝利潤率稍好,但對品牌的依賴度較大,在油種上也呈現出一定的變化。從近三年銷售情況來看,小包裝食用油豆油、調和油占比不斷下滑,菜籽油、玉米油、花生油等小油種出現相應增長。

  通過避開中糧益海占據主導的豆油,挖掘區域特色,把重心轉向對偏小眾油品的生產,并專注對自有品牌的打造上,諸如“魯花”、“道道全”、“多力”、“西王”、“長壽花”等食用油品牌從區域特色發展到全國知名品牌,仍在激烈的競爭中獲取了一定的生存空間。憑借著這些優勢品牌及相應的品牌護城河,相應的企業仍能在包裝油這片紅海市場占據較好的市場份額,品牌的溢價也使其盈利能力得到較好保障。

  除了食用油品牌之外,對飼料原料的進一步開發與拓展也是一種思路。隨著養殖技術的不斷發展,養殖行業對飼料蛋白原料的要求也出現相應提升。除了普通飼料級豆粕之外,一些壓榨集團還開發出了膨化大豆粉、大豆濃縮蛋白、發酵豆粕新產品,以滿足不同生長階段的禽畜對營養的需求。這類新產品的推出既滿足了養殖行業對原料不斷提高的要求,也使得對應壓榨集團獲取了更多的口碑及市場份額。

  參考優秀壓榨集團的經驗可以發現,不同條件的壓榨集團發展思路也不盡相同。核心綜合實力較強的大型壓榨集團可以通過一體化及多元化發展戰略,增加其在空間、產業鏈及產品上的布局,通過橫向一體化增加競爭優勢,通過縱向一體化增厚利潤,并通過產品多元化進入更多相關市場。而對于實力稍薄弱的中小型壓榨集團或企業,集中有限資源專注自有品牌的打造,比無的放矢、四處出擊更能有效利用資源,是另一種行之有效的發展方向。先識別自己所處的位置,并挖掘自身優勢,才能無懼即將到來的存量博弈。

????(文章來源:CFC農產品研究,作者:石麗紅)


【農博網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農博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查看更多相關的新聞
推薦圖片
廣告聯盟
草莓视频app下载_草莓视频下载_草莓视频成年版app下载_草莓软件app下载安装